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作家動態
首頁 > 動態 > 正文

胡世宗:詩是對生活的一種“聚焦”

時間:2019-02-19 08:49      來源:解放軍報

擺弄過相機的朋友都懂得“聚焦”,俗話叫對光圈兒,就是使光或電子束等聚于一點,讓那一點特別清晰,特別鮮明,特別突出。

人們常說,“美”到處都存在著,難的是對“美”的發現。生活中蘊藏著詩,但它不會像在路邊撿到一顆石子兒那樣輕易得到。

詩是文學中的文學。真正的好詩是非常精粹的。要寫出真正的好詩,就應該對生活中的人和事做專注的觀察和琢磨。這種琢磨不是搞科研項目,而是聚焦生活,發現生活中的詩意,發現生活中的美,發現生活中的哲理。

臧克家從一匹老馬看到了舊中國農民身上深重的壓迫和望不盡的苦難。

艾青從一塊魚化石,不僅發現了“離開了運動,就沒有生命”的哲理,而且引申到“活著就要斗爭,在斗爭中前進”的積極人生態度。

李瑛從一只馬蹄鐵引發靈感:“想到崎嶇的山路便會喘息,想到越過火光映照的河水便會激動,想到槍聲和炮聲便會嘶鳴著向前沖去……”

這種種對生活的聚焦,當然與作者的生活經歷、閱歷以及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有著聯系。

如果我們面對一匹老馬、一塊魚化石或一只馬蹄鐵,也許想不到可以寫一首詩,即使寫出詩來也會是另外一種模樣。

1980年冬,我隨部隊文工團遠赴西沙慰問海軍將士。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椰子樹,我對它甚有好感。在海南和西沙的四十七個日日夜夜,我時不時就目不轉睛地觀察它,琢磨它,椰子樹到底像什么?我想找到一個恰當的比喻。我尋找和琢磨的結果是,椰子樹和芭蕉、棕櫚都不一樣,這種“聚焦”的結論:椰子樹就是椰子樹,太像別人就沒了自己!

這首《椰子樹像什么》的詩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后,時任八一電影制片廠演員劇團團長的田華告訴我,她給青年演員講課時,就引用了我的這首詩說:“一個好的演員,不要模仿別人,‘椰子樹就是椰子樹’,你就是你,太像別人就沒了自己!”

與我同船去西沙的曲藝演員葉景林跟我說,他曾處處模仿他的老師袁闊成,一招一式都要和自己的老師一模一樣。讀了這首詩,他感到了藝術獨創的重要性。他說:“學老師是必要的,但也要闖出自己的風格來。‘太像別人就沒了自己’,這是至理名言。”

我非常喜愛日出的景象,曾專注地觀察和欣賞過黃海日出、南海日出、泰山日出、廬山日出、長白山日出、漠河日出等壯麗情景。作為一個戰士,一個軍旅詩人,我最鐘情和激動的,還是在邊防線上迎接日出。

我曾經與軍中文友、詩友到訪過東北邊防的防川哨所、馬滴達哨所、小河子哨所,僅黑龍江撫遠的“東方第一哨”——烏蘇哨所我就去過數次。我永遠難忘與守衛在邊防線上的戰友們一起上崗、一起巡邏的情形,特別是和他們一起登上高高的瞭望塔,在那瞭望塔上觀看日出,那是多么激動人心的時刻啊!

在那樣一個時刻,我的精神世界和持槍守衛在哨位上的戰友們完全融為了一體,思他們所思,想他們所想。當我在那哨位上,看到一輪紅日從遠處升了起來,那最初的陽光鋪灑在哨兵身上,鋪灑到哨兵身后祖國的土地上……在那一刻,我情不自禁地發出了“我把太陽迎進祖國”的自豪的吶喊,也在那一刻,發出了“我持槍向太陽致以軍禮,請她也帶上我的光、我的熱……”這樣真切的懇求。

我把“聚焦”的成果凝固下來,及時寫出了《我把太陽迎進祖國》。這首小詩經李瑛之手,編發在《解放軍文藝》上,不斷被轉載,還被收入到北京師范大學編印的初中語文課本里。作曲家把它譜成不同風格的歌曲,多位歌唱家演唱了這首歌。曾任“東方第一哨”哨長的孫遠征1996年把它作為自己婚禮的進行曲。這首詩能夠創作出來,就得益于我對邊防線日出的專注觀察和思考,這是對日常生活景象“聚焦”的產物。

讓自己的心靈變成一架照相機,專注地觀察——也就是“聚焦”身邊沸騰的或是平凡的生活,日積月累,天長日久,必然會產生寫詩的沖動,必將不斷地寫出自己滿意的詩作來!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羽毛球比分在线 大乐透前后区胆拖投注 广西风采快乐10分走势图 果哥再现赚钱吗 AK娱乐app 能赚钱的农场游戏哪个好 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 利达娱乐是什么公司 捕鱼大师稳赢版辅助 黑龙江快乐10分37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