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評論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原載于2018年8月27日《文藝報》
 

打造新時代軍事文學的戰斗品質

 
焦凡洪
  新時代是奮斗的時代,作為軍人來說也是戰斗的時代。提高戰斗力,能打仗、打勝仗是部隊建設的根本標準,也是軍營生活的主旋律。軍事文學創作要緊跟時代步伐,推出精品力作,就要聚焦軍事斗爭準備的生活實踐,塑造尚武打贏的軍人形象,張揚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戰斗精神,從而使軍事文學作品以強軍夢想的憧憬、英雄氣概的充貫、鐵血豪情的飛揚、戰斗品格的彰顯,領時代精神之風騷,開創軍事文學創作繁榮興盛的新局面。
  軍事文學的生命力在于作品所表現的戰斗力。其所建構的戰斗生活形態、塑造的英雄人物形象、運用的軍事話語體系、充暢的兵情兵味氣韻,形成了鮮明的軍旅特色,這也是軍事文學作品屢屢以紅色經典在文壇上獨樹一幟,受到讀者青睞的關鍵所在。歷史開啟新時代,部隊踏上新征程,這無疑也需要軍事文學創作開新圖強,攀登高峰,與筑就強軍偉業同頻共振。當然,在國家更加開放、文化日趨多元的大背景下,軍事文學創新驅動的路徑是寬廣的,但面向未來要不忘本來,軍隊的戰斗生活依然是軍事文學創作的本源,打造作品的戰斗性仍然是軍事文學本體的必然要求,也唯有如此,才能在反映新時代軍營生活的本質中體現軍事文學的特質,釋放其獨具品格的藝術魅力。
  戰斗的新時代展現戰斗的新生活,培育著新的戰斗精神。軍旅作家要深刻體認它,精準反映它,必須學習掌握新思想。習近平強軍思想內容十分豐富,而貫穿其中的一個核心要義是軍隊能打仗、打勝仗。從新時代強軍目標的提出,到強軍偉業的擘畫;從部隊建設戰斗力標準的確立,到培養新時代“四有”革命軍人、鍛造“四鐵”過硬部隊的要求,都體現了習主席軍隊是戰斗隊的思想精髓。這既是我軍強軍實踐的根本遵循,也是軍事文學體察和體現新時代軍事生活本質的認識論和方法論。這就需要廣大軍旅作家刻苦研讀黨的創新理論,以新思想的大視野放眼世界新軍事革命的大背景、我軍強軍興軍的大實踐,用新思想的新境界認知軍隊改革奮斗的新作為、官兵戰斗精神的新內涵,將思想的威力化作創作的動力,讓理論的靈光燃成藝術的靈感,呈現當代軍人的強軍理想之美、英雄行為之美、戰斗情愫之美,使作品充滿新思想的奮斗光耀。
  新思想的感召力催生著部隊的戰斗力,進而使得軍營生活更加波瀾壯闊,它在保持傳統生態中煥發著勃勃生機,表現著嶄新風貌。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飛速發展和國際地位的日益凸顯,我軍在擔當新的使命任務中也使軍事生活得到立體拓展,這支腳踏著祖國大地的隊伍已由近海駛向遠海,由近空飛向外空,由單一軍種作戰訓練發展到諸軍兵種聯戰聯訓,這種生活廣度的外延牽動了生活肌理的嬗變,催動了生活質地的裂變,提升著軍事生活的戰斗質量。諸此戰斗生活質量的豐沛還表現在,由于現代戰爭的轉型而引發的我軍練兵備戰的戰法和訓法的轉軌,當代軍人所面臨的戰爭是信息化戰爭,武器裝備更加智能化、隱性化,作戰手段更加網絡化、數字化,戰爭形態更加復雜化、殘酷化,這種戰爭模式的顛覆,帶來了我軍戰爭理論的創新與戰爭準備實踐的創造,而這種自我超越是要突破種種思想藩籬和重重現實羈絆的,由此也掘進了軍事斗爭準備生活的深度,使得由于長期處于和平環境而板結的軍營土壤而滾滾沸騰。尤其是進入新時代國防和軍隊所進行的大開大合、大破大立、蹄疾步穩的改革,實現了我軍組織架構和力量體系的整體性、革命性重塑,它在有效解決制約我軍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中,給予戰斗力以極大解放,讓軍事生活質量躍進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層面,展現了日新月異、欣欣向榮的景象。這都給軍事文學發展提供了廣闊天地,軍事文學創作需要深耕現實軍事生活的沃土,直達備戰打仗的前沿陣地,認清我軍改革與世界新軍事變革的共性與個性,探清催發新的戰斗力生成的外因與內因,摸清軍營深處新的特點與規律,從而在創作中營造軍事生活的時代意境,描繪戰斗實踐的生動圖景,展現強軍偉業的宏偉愿景,使表現的“新畫面”因奮斗的圖騰而出彩。
  精彩的戰斗生活培塑著愛軍尚武的精兵。軍事文學作品要表現新時代的軍營生活,當然要以官兵為主角,塑造典型的當代軍人形象。必須正視,置于戰爭中的軍人與處于和平生活的軍人其生存狀態是有著根本差異的,如何描繪好非戰爭形態下的官兵形象,是現實軍事文學創作的一個難題。軍事文學也正是在此難題的突進中才有了主題的開拓和本體的延展,續寫著戰爭文學的芳華,而這種芳華的呈現同樣是作品所反映的戰斗年華的綻放,軍事文學質的規定性也需要現實文學作品刻畫好當代將士的戰斗形象。可以說,戰爭題材文學作品與非戰爭題材軍旅文學作品,是一棵樹上結出的兩枝碩果,有著同樣的生命根系。軍人所面對的永遠是戰爭與戰爭準備,那么,軍事文學作品所要映像的人物狀態也應該是打仗和準備打仗。這就要求在對當下官兵的形象塑造上,既要著眼共性,也要表現個性,使其身影具有時代戰姿、面孔富有時代表情,展示有別于前輩軍人的神采。表情是心靈的外化,戰姿是軍營的風貌。改革強軍的大勢,既給當代軍人的精神注入了不竭動力,也給他們的心靈帶來了巨大壓力,機遇和矛盾同在,振奮與陣痛共存。從外部來看,世界新軍事革命的浪潮風起云涌,國家所面對的安全形勢錯綜復雜,我軍的軍事理論建設水平和干部戰士的軍事斗爭準備實際能力都與黨在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和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要求存在著差距,這支在傳統戰爭中曾戰無不勝的軍隊還能否打贏未來的信息化戰爭?成了廣大指戰員急需回答的勝戰之問;從內部來看,由于我軍長期居于和平環境,受一些不良政治生態影響而滋生的“四風”及“和平積習”,嚴重消解著部隊的戰斗肌體,軍隊的正本清源、革痼除疾,必將使全體官兵經受破繭化羽、浴火重生的考驗;還有,進入新時代,社會生活的開放性、自由性、舒適性程度越來越高,它與軍事斗爭準備狀態下軍營生活的相對封閉性、緊張性、艱苦性的反差明顯加大,這無疑對軍人的思想情感、心理意志、生活方式、行為規范等提出了新的挑戰。當代軍人正是在攻克如此的難題中書寫著黨和人民交給的打贏考卷,在破解諸多的矛盾中向著強軍目標砥礪前行,由此使得他們的思想靈魂、本事智慧、品格血性、道德行為充溢著時代光澤。軍旅作家應以潛入戰斗生活的深度發現這種美度,在把握思想向度和調試藝術緯度中找準創作的時代坐標,克服一些現實軍事文學作品在人物書寫上存在的“模式化”“同質化”傾向,用新時代的墨彩描繪亮麗的迷彩,以思想和藝術的高程展現當代官兵復雜的心理路程和艱辛的奮斗歷程,使所再現的軍人形象熠熠生輝。
  軍人形象體現著戰斗精神,戰斗精神化育著軍人形象。由而對戰斗精神的形象表達既表現著軍事文學的主題,也表征著軍事文學的品相。進入新時代以來,軍事文學創作更注重了英雄精神的理想彰表、人性書寫,使作品愈加空靈鮮活,開拓了軍事文學的新視界。但也無須諱言,一些軍事文學作品還突出存在著內容“懸浮”、面容蒼黃、表現失度的問題,被讀者所詬病,這與其在戰斗精神揭示上的“表層化”“玄虛化”不無關系。高昂不是高喊,生動不是空洞,那種口號的宣泄和概念的模寫,只能給作品貼一張直白的標簽,反映不了戰斗精神的實質;那種自鳴得意的對我軍官兵人物充滿“酒氣”“痞氣”乃至“超人”“神人”的渲染,更是對戰斗精神的一種誤讀。當今軍營的戰斗血脈,既有傳統精神因子賡續的生生不息,又有時代精神細胞繁衍的洶涌澎湃,匯聚成了一種磅礴力量,有著強勁的時代脈沖。以武備做好戰爭準備,用偉績構筑強軍偉業,決不是簡單的“打打殺殺”,更不是靠所謂“俠氣”“神能”去實現的,而是需要真打實備,進行偉大斗爭。在這一壯闊征程上,對外要應對國際霸權對我崛起的扼制圍堵,防范各種風險;對內要突破長期存在的“和平積弊”的阻礙困繞,從事自我革命。軍隊新的使命任務的戰略引領使得官兵戰斗精神的高蹈富有了時代意蘊,充盈著鮮活內涵,使其在保持人民性和人文性中放射著理想光焰,富有人性溫暖。這種戰斗精神在營盤的“刷屏”還表現在,面對未來的高技術戰爭,我軍從戰爭的戰役理論到戰術理論,從軍事武裝的組織架構到力量編成,從練兵備戰的實案化到實戰化,從戰場的戰略支援到武器裝備的聯勤保障,都在進行著知識的擴容、體系的調整、技術的換代和質量的升級。在向著建設世界一流軍隊進發的這一光輝歷程中,廣大官兵既需要有勇猛頑強的精神,也需要有卓越高強的本領,以謀略強壯膽略,用智能提升戰能,靠底氣顯現霸氣,在突圍狼煙戰塵的同時穿越智慧的風暴,讓戰斗精神的“中國芯”插上高能的奮飛翅膀。如此壯美的軍事生活畫卷正在當今的陸海空天展開。軍旅作家要辯清這種精神的中國制造,體現好這種精神的核心價值,講好當代中國軍營的故事,精心打造軍字號文學作品的戰斗品牌,再創軍事文學的輝煌。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pk10计划两期必中软件 极速时时口诀 猫咪的那个网址多少 pk10高手稳赚428000群 11选5傻瓜式买法 325棋牌游戏下载 里兹娱乐 重庆时时彩龙虎正规吗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网址 新时时彩三星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