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評論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原載于2017年12月17日《文藝報》
 

高深:詩情,在大時代的風雨中升騰

 
鄭麗娜

在20世紀后半葉的當代詩人群中,高深無疑是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半個多世紀來,這位親歷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戰士,這位將自己青春生命獻給了大時代的詩人,以他高亢深沉的詩歌,崇高壯麗的詩美,歌唱祖國、歌唱人民,先后出版了《大西北放歌》等十多部詩集,為當代詩歌的發展,作出了自己寶貴的貢獻。

歌頌祖國天翻地覆的變化,歌頌工人階級崇高的獻身精神,是高深詩歌的鮮明特色。大時代賦予了詩人高深非凡的生命體驗。他11歲就投入了戰爭的炮火硝煙,參加過遼沈、平津、衡寶等戰役,從東北一直打到湖南。戎馬關山的軍旅生涯,槍林彈雨的戰斗經歷,磨練了他的意志品質,鑄造了他的濃烈詩情,決定了他將永遠不倦地為祖國和人民歌唱。他獻身革命的錚錚硬骨,忠于人民的耿耿丹心,以及詩歌創作的基因,無不與這血與火交織的歷史有關。因此,轉業到沈陽之后,他立刻投入了對新生活的禮贊。沉浸在翻身喜悅和解放歡樂之中的年輕詩人,對自己拋灑血汗取得的勝利碩果格外珍愛。在他的筆下,一草一木皆為美,萬水千山總是情。《海蘭江,你是革命的搖籃》《布爾哈通河畔》《彎曲的嘎呀河呀》《鐵鷹》《走向沸騰的生活》《車間頌》等詩歌在當時都廣有影響。有些作品,即使是在經過歷史風雨剝蝕后的今天,仍然閃爍著詩美的奇光異彩。值得重視的是,高深對當代工業詩歌的開拓和建設也功不可沒。在共和國最早的工業詩歌中,同邵燕祥等一起,就有高深清新質樸的迷人歌聲。在煙囪如林的鐵西區,在馬達轟鳴的機床廠,這位年輕的老革命,剛洗盡硝煙征塵,便迷醉于機油的沁人芬芳,剛放下錚亮的槍桿,便發出了對機床的熱情歌唱。他的詩歌不但推出了金色陽光下生氣勃勃的東北工業基地大寫意,而且勾畫了風發蹈勵的工人階級群體形象。可以認定,高深本時期詩歌創作的鮮明站位,即努力描繪為共和國大廈奠定基礎的東北工業基地,努力刻繪工人階級社會主義建設主力軍的形象,無疑表現了他對黨和人民的無限熱愛之情。

深沉地思考時代歷史命運,熱情地謳歌偉大的改革開放,是高深詩歌最響亮的音符。上世紀70年代末期,思想解放的先潮涌起。歸來的高深來不及撫摩自己身上的傷痕,就吟唱起歸來的歌。不過,他的歌聲不是對自己命運的傷悼,不是對往事如煙的感嘆,而是對時代歷史、民族前途的深沉思考,對改革開放、中華騰飛的熱情呼喚。面對“文革”帶給中國人民的巨大災難,面對封建法西斯對人性的無情蹂躪,他認真地反思歷史,呼喚改革,以他的黃鐘大呂之音,作出了關于民主、法律問題的藝術發言。《假話》《民主》《法律》《記憶》等詩歌就揭示了這樣嚴峻的主題。他憤怒譴責踐踏法律、假話成風的不良現象。他熱情歡呼“歸來了,一別多年的社會主義民主,廣開言路的花朵,果實將是人才輩出。人們渴望你落戶,有了你才有豐富的布帛菽粟,少一‘點’就可能毀掉一個民族”。也許,這樣的詩歌在今天不足為奇,然而,“那是一種勇敢的、真誠的對于時代的責任、追求的吶喊”。

以濃烈的人民意識來觀照生活,以深情的筆墨宣泄百姓精神訴求,是高深詩歌的母題。出身于貧寒和回族的高深,有著與生俱來的人民意識和民間情懷。為了改變階級和民族的命運,他奉獻了戰火中的童年和青春。即使命運巨變、人生騰達,他也不改初衷。他說:“平民意識是我詩歌寫作的靈魂……我的知己是普通人。”上個世紀80年代,復出不久的詩人立刻就將濃烈的詩情聚焦到與他相濡以沫的勞動群眾身上了。他寫闖過千濤萬浪的黃河筏子工:“他是驚濤駭浪養育成的人/那裂岸的浪濤給過他拼搏的享受”;他寫同孤獨結下緣分的牧羊人:“他覺得很自由自由得讓人苦悶”,“眼角像鞭子一樣冷峻”;他寫守著黃泥小屋的女店主:“美貌中透著幾分野性”,“哼著‘花兒’去尋覓失落太早的青春”。在他的詩歌中,走出了緘默中的老羊工,發辮長長的葡萄女,揣著兒時夢幻的老泥水匠,紡羊毛線的紡織女工……“這些人的經歷充滿了漂泊、傳奇;磨難、貧困中張揚著自由和悲壯”,不愧為我們民族的柱石和脊梁。

開掘中華民族精神的底蘊,彰顯中華民族性格的精魂,是高深詩歌強烈的精神表征。作為回族詩人的高深,他摯愛自己的民族,無論是在民族散居地的大東北,還是在自己民族故鄉的大西北,他都向自己的民族獻上了許多動人的詩章。《大西北放歌》是其中的典型之作,《回族人》《關于我的民族》《題馬駿墓》《我默立在海瑞墓前》是其中的代表作。在《回族人》中,詩人是這樣抒寫自己民族的:“你分享過偉大母親的驕傲和光榮,也同母親一起經受內憂外患的折磨。你和五十五個兄弟協力砸碎黑夜,五星紅旗上也染著你的幾滴鮮血。”《我默立在海瑞墓前》,詩人寫道:“不是因為你是回回/我才對你特別敬愛/因為你給回回民族/留下了為官的清白/不是因為你是清官/我才對你特別崇拜/因為你給中華民族/留下了由衷的信賴”。值得注意的是,高深是自覺地站在時代高度和中華民族大家庭的立場上,以現代人的眼光來審視自己民族的歷史和現狀,實現了“民族現代化、民族精神與現代意識在更高層次上的有機結合”。這在回族和少數民族詩人中,無疑是成功的個案。

抒寫革命的戰斗精神,剖白不忘初心的戰士心態,是高深詩歌審美意識的顯著特點。表現出強烈的革命戰士的本色。幾十年的詩歌創作道路表明,高深從來也沒有忘記過戰士的責任,從來沒有停止過戰斗的歌唱。《一曲不尋常的戰爭壯歌》《決戰之前的雪夜》《塑像》《朱瑞將軍》《總攻前在指揮所》《他戰死在那個遙遠的冬天》等一大批詩歌都是書寫崢嶸歲月、張揚革命精神的。在錦州城,他緬懷著那個遙遠冬天的黎明,在雨花臺,他詮釋著烈士給世界留下的美夢,在義州鎮,他回憶著炮兵之父悲壯的靈魂……從這些詩歌中,我們看到了詩人忠貞的信念和烈火般的真情。

高深的詩歌在藝術上獲得了很高的成就。其主要特色是,第一,繼承詩歌言志的傳統,他的詩歌流溢著濃烈的真情。他以廣闊的藝術視野,觀照著大千世界和人間萬象,以詩歌的藝術思維,思考著社會和人生。無論是回望歷史,還是觀察當下,無論是直抒胸臆,還是隱露心曲,他的詩歌都充滿了真情、摯情、熱情、豪情。第二,弘揚西部詩歌的精魂,他的詩歌噴薄著豪放和蒼涼。高深把青春獻給了賀蘭山和寧夏川,他深愛那蒼茫、渾厚而又荒涼、凝滯的大西北,深愛那淳樸、豪壯而又雄渾、堅毅的西北人。大西北給了他藝術的震撼和啟迪,給了他大漠和黃河的語言,給了他蒼鷹、瀚海、胡楊、駝鈴的意象,使他的詩歌世界充滿了曠放、豪邁、悲愴和陽剛。第三,追求立意的新穎獨到,他的詩歌熔鑄著深湛的哲理。坎坷的人生經歷,豐富的藝術素養,使他青睞藝術哲思。他寫出了許多為人擊節、嘖嘖稱奇的哲理詩,詩中都或多或少、或濃或淡地闡發著哲理。詩思、哲思凝聚為哲理美,成了他詩歌亮麗的風景線。他從生活的心靈視野中尋覓哲理,從情景交融的意境中升華哲理,從多種手法的融會中顯示哲理,讓他的詩歌如天風海山,氣象萬千。

高深雖然離開了我們,但他的詩歌永遠留在當代詩歌的百花園。讓我們在社會主義新時代,像他那樣,為祖國為人民為中華民族的中國夢,不倦地歌唱,為人民獻上壯美的詩篇。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后二稳赚霸主 重庆吋时彩五星个位走势图 极速赛车全天单期计划 12选5胆拖投注表3胆拖7 正规三公玩法规则 易网彩票下载 足球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买大小单双彩票技巧 重庆肘时彩开奖历史 大乐透胆拖投注中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