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評論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1月2日《解放軍報長征副刊》
 

陽光與成長

 
吳玉杰
  韓光的中篇小說《白雪歌》(《海燕》2018年第二期)書寫了一個農村高考生第二次落榜后的生活狀態和心路歷程。小說以第一人稱的視角圍繞父與子之間的對抗與和解展開敘事。從中,我們看到的不僅僅是父與子的矛盾沖突、兩代人之間的觀念差異,還有八十年代中期中國農村青年的人生選擇。小說的故事從作者的故鄉——遼西邊地的泥土中自然生長,帶著大地的氣息,以高密度的細節和超鮮活的語言復現自在可視的生活。
  “白雪歌”,是文學里的陽光,也是作者生命里的陽光。它預示著“我”的成長,也是自由可感的精神生活。由此,文學里的陽光哺育而生的成長故事——《白雪歌》自身也散發著陽光,充盈著正能量,昂揚著積極向上的審美質感。
  這是一篇耐讀的小說,以傳統敘事方式講故事,七個部分環環相扣、彼此依存。但它不是靠華麗的語言和跌宕的情節吸引讀者,而是以土里土氣的泥土味兒召喚讀者。從泥土里生長出來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詞、每一句話,都帶著作者對于農村的最原初的記憶,也飽含對逝去青春的追憶。無論寫什么,作者都離不開他作為戰士的生存經歷與生命體驗。確實如此,一寫到和部隊、軍人相關的內容,他的思路瞬間展開,語言自然流淌。
  衛平——“我”高考落榜之后,沒有自暴自棄,沒有被苦難擊垮,沒有投入金錢欲望圈,而是從內心升起另一種不服輸的強力,彰顯出挑戰命運的執著韌性。高考落榜之后的“我”回鄉務農并不滿足現狀,在“偷偷”閱讀的文學經典(路遙的《人生》《唐詩三百首》等,尤其是鎮文化館鄭館長推薦的《童年》《我的大學》《在人間》)中尋求自己的精神家園,在夜晚的寫作磨練中寄托情思。他雖遭父親百般“阻撓”,但堅持自己的選擇。在鄭館長的支持下,“我”在寫作中不斷進取,提升自我,先是應考初中語文教師,最后應征入伍,完成生命的升華。
  韓光喜歡說一句話,“一個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是干啥的”,寫作是他的精神故鄉。在這一點上,我看到作者與人物的精神同構性。小說里的“我”酷愛文學,白天在田里勞作、夜晚在炕上寫作,并堅持認為,自己除了做田里的農活之外,還要找到自己的精神故鄉。“我”不滿足于簡單的、物質的現實生活,追求豐富的精神生活。這是“我”一輩子的理想追求,是任何人不能以任何方式入侵、干擾或破壞的。
  為了“我”這個文學里的陽光青年,作者植根泥土,不斷打磨,在細節中表現沖突,在細節中洞透心理。雖然作者可能對于父子沖突、母子情深的細節“沾沾自喜”,但我依然固執地認為,小說中最成功的細節是這兩個,一是“我”去鄭館長家第一眼看到書柜的細節:“我用目光一個個地撫摸著書名,貪婪得像個財主在年終數著金錢,眼睛都看酸了,才將所有書柜里的書名瀏覽了一遍”。二是鄭館長講完孫女故事之后的細節,鄭館長“透過葡萄葉子的縫隙專注地望起了天空”。前者表現“我”的“如饑似渴”,后者表現鄭館長對于孫女的選擇感到無奈和痛苦,但又懷有希望。
  《白雪歌》中的細節帶給讀者很強的感染力,而動詞的妙用更加突出文本的鮮活與動感。“撲”“拱”“刨”“射”“拽”等動詞,源于作者的鄉村經驗,更得益于作者的文學性表達。與這些動詞相連的鄉村土語、俗語、日常用語被文學化、審美化,讓讀者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這些動詞猶如一個個閃光點在文本中躍動,連綴成一幅幅動感畫面,增強了作品的審美質感。
  《白雪歌》負載了作者太多的情感與思考,諸如鄉土記憶與軍旅生涯的對接、創作轉型的“靈魂冒險”等,但文本的核心在于文學里的陽光與成長,讓我們觸摸到原生狀態的審美質感,見證高揚的生命理想。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夏季赚钱好项目 11选五软件下载 五张牌牛牛口诀54321 业余时间炒黄金赚钱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8大胜国际娱乐 2018世界杯如何投注 江苏快3免费计划交流 云南养什么最赚钱了 牛牛看牌抢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