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網絡文學評論

“IP”與“審美”孰輕孰重——網絡文學的詩性持守和審美重建

時間:2019-02-27 14:1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市場化語境下橫空出世的網絡文學借助新媒介技術,獲得了爆炸式發展。作為文化創意產業源頭,網絡小說的產業鏈跨界延伸速度快,市場研發業務拓展范圍廣,全產業聯營價值增幅大,令人稱奇。隨著產業化模式不斷完善,網文全版權運營迎來了價值爆發期,但同時,網文運營機制的種種弊端也逐漸顯現出來。網絡文學產業化的大好機會到來之時,它所面臨的危險也隨之而至,如果文學的審美價值喪失殆盡,網文產業也必將隨之而消亡。當代網文的“詩性持守”和“審美重建”,可以說是關系到網文產業之前途和命運的大問題。

網絡文學改寫中國藝術版圖

2018年適逢網絡文學誕生20年。20年來,網絡文學用戶規模突破4億,原創小說已超過1600萬部,線下出版7000余部,相關影視改編2400多部,游戲改編600多部,動漫畫改編700多部。可以說,以網絡文學、影視和游戲為代表的網絡文藝與媒介文化,正在改寫中國文學與文藝的歷史版圖。

對于網絡文學來說,2018年最有年度標志性意義的事件是有關“網絡文學20年”的各種紀念活動。其中,“中國網絡文學周”(杭州)和“中國網絡文學+”(北京)兩項大型國際化學術活動最為引人注目。類似的活動還有:“首屆上海網絡文學周”(上海)、“首屆中國江蘇·揚子江網絡文學周”(南京)、“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學術研討會(綿陽)、“媒介文化與網絡文學20年”學術研討會(成都)等。這些學術活動的關鍵詞是“創新性”“精品化”“正能量”“新高峰”“專業化”“開放性”“國際化”“泛娛樂”“核心IP”“文化資本”“產業資源”,等等。

隨著中國企業大規模走向世界,調動中國文化春風化雨之潛能已勢在必行,而具有民間文化親和力的中國網文獲得了海外讀者發自內心的喜愛。如今,網絡文學已走進彰顯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代表行列,在美國、加拿大、俄羅斯、印度、英國、菲律賓、越南、泰國等眾多國家擁有大量粉絲。

但與此同時,我們應該清醒地看到,網絡文學的生存與發展也存在各種問題與缺失。茲略舉數端,以見一斑:“量大質不優”“有高原缺高峰”的困局尚未破解;“片面追求經濟效益”的不良傾向依然突出;“剽竊、復制、洗稿”屢禁不止;“IP泡沫化”愈演愈烈;理論研究和理性批評依舊是薄弱環節;科學評價體系建構進展遲緩;編輯隊伍和管理人才嚴重匱乏;文學本位與審美價值備受冷落。凡此種種,已成為網絡文學健康持續發展的障礙。

市場邏輯亟須文學價值持守

我們注意到,上述問題都與市場化直接或間接相關。在上述所有問題中都貫穿著這樣一條主線,那就是網絡文學的價值缺失與審美重構問題,簡言之,就是“IP與審美孰重孰輕”的問題。的確,“人氣”“類型”“網商”“版權”等,都可以說是描述當前網絡文學生存狀況與發展態勢的高頻關鍵詞。

以“人氣”為例,眾所周知,網文最初是以網蟲自娛自樂的游戲形式“自發形成”的,當玩家和圍觀者達到一定規模時,就會有好事者開始“自覺培養”人氣了。隨著網絡文字交流群體形成足夠的“人氣堆”,形成一定規模的文學關注力,網絡文學就順理成章地出現在文學粉絲團隊面前了。從本質上講,網絡文學的興起,正是得益于“網絡人口紅利”,得益于“網絡粉絲經濟”。因此,對網站和作者來說,“人氣”就是生產力,“人氣”就是市場,如果沒有人氣,沒有市場,也就根本不會出現我們所看到的這如火如荼的網絡文學產業。

但是,在“人氣票決”的市場語境下,傳統文學的各種價值訴求都被牢牢地束縛在市場邏輯的鏈條之中,文論與批評體系中的諸多基本規則或被突破,或被改寫,或被顛覆。例如,異軍突起的類型化寫作就顛覆了傳統文論的“獨創”膜拜和“原作”情結。傳統文學領域避之唯恐不及的類型化現象,為什么會在網絡語境中風生水起,大行其道?這仍然是網文市場化生產過程中“人氣票決”的結果。

常識告訴我們,市場以資本為動力,資本以利潤為目的,利潤往往要以產業為依托,產業是否能盈利,其成敗的要訣在產業規模和市場效率。從這個意義上講,形成“大規模”、講究“高效率”就成了各種產業做大做強的重要途徑。有道是“市場如戰場”,網絡文學走上市場化道路以后,不可避免地被綁在規模和效率的“戰車”之上,類似于工業化流水作業的“類型化”寫作,就會成為作者的必然選擇。在“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市場化語境中,文學的藝術價值和審美精神必然會備受冷落。關于這方面的情況,我們只要看看網絡詩歌與網絡小說冰火兩重天的生存境況,即可一目了然。

IP開發呼喚精品化關懷

詩性的流失,在網文IP開發過程中同樣形勢嚴峻。眾所周知,網絡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已有時日,甚至在海外也大受追捧,這種改編熱潮的興起,無疑也與市場運作者對網文產業鏈的開發有關。文學網站商業模式漸趨成熟,某些行之有效的“銷售套路”也基本成型,但網絡文學產業畢竟出道不久,根底尚淺,無論就網站還是作者而言,大多是教訓多于經驗。因此,就網絡文學的發展態勢看,仍然可以說是前路漫漫,變數多多。正如歐陽友權所說,任何真正關注網絡文學前途和命運的人,只要看看網文產業多年來暗潮洶涌的行業潛規,看看作品版權保護方面頻頻發生的“諸神之戰”,先前那些前景無限、歲月靜好的樂觀預判,或許因此就會籠罩在疑竇叢生、前途未卜的云翳之中。更為嚴重的問題是,在大多數人眼里,只有產業,沒有文學;只有IP價值,沒有審美價值。

網文產業化的價值缺失和審美重建問題,實際上也都是近年來當代文學理論與批評密切關注的學術熱點。學術界之所以對網文投入高度的關注和熱情,可以說是文學理論直擊當下、關注現實的必然結果。我們注意到,上述熱點問題都有一個共同的背景,即網絡文學的風生水起。雖然我們還不能肯定網絡文學是否能成為當代文學時代變遷的標志性式樣,但至少可以肯定,傳統文學的網絡轉型已經成為21世紀最受關注的時代性命題。如前所述,網文產業化過程中的諸多問題,都與其審美價值缺失或精品化關切不足關系密切。

眾所周知,新媒介語境下,文學邊界擴張(被擴張/彌散)到了想象所及的一切領域,有人進行了這樣的描述:文學與人類學、心理學、哲學、生態學親密結緣;文學與廣告、裝潢、酒吧、廣場、公園等熱烈擁抱;文學不再只躺在書架上守在文人的身旁,也走進市井;文學也不再只以語言文字作為自己的表達方式,還選擇了電影、電視、DV等;文學不再只鐘情于傳統意義上的高雅文學,也鐘情于大眾文學。

批評家們注意到,“大眾文學的票房收入一路上漲,玄幻、穿越、鬼怪、網游、修仙、靈異、言情、身體等文學的網絡點擊率遠遠高于《安娜·卡列尼娜》《平凡的世界》等名著,在專家的擔憂中,文學一邊被消費著,一邊被邊緣著,詩性的光環失去了,傳統的美感被快感取代了”;文學“成為游樂場、荷爾蒙的宣泄地和急功近利的交易所,誘使讀者淪為欲望的窺視者,逐漸喪失審美力和判斷力”;“文學既無功利又有功利、既是形象的又是理性的、既是情感的又是認識的”“文學是一種審美意識形態”“文學是一種感興修辭”等。這些理解都不能完全解讀消費時代的這種文學實踐,傳統的結論遇到了新的問題。

這種傳統文論者眼中文學精神式微、詩性光環消逝的現象,如果換一個視角來審視,或許可以得出不同的結論。我們期待著相關研究取得突破性進展。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轩彩娱乐注册 彩神争霸8 重庆时时彩龙虎正规吗 星空娱乐怎么玩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app 快速时时走势图 彩票扫码查询中奖结果 百人炸金花无限金币版 加拿大28计划软件 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