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短篇小說
首頁 > 原創 > 短篇小說 > 正文
 

心病

 
李遠東
  辛老爺子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
  辛老爺子身體一向硬朗,花白的山羊胡和他的性格一樣倔犟,直挺。別看老爺子年歲大了,可走起鄉土路來卻毫不含糊,在一米七一米六的身形轉換中,后落的那腳就如蜻蜓點水,輕快的讓年輕人都嘖嘖稱奇。
  辛老爺子育有二子,大兒子經商獲利,住南方易居城市。二兒子在農村;大兒子孝敬,一天,回來的大兒子和老爺子說:“爹,您老和我城里住吧!享享清福,我媽走的早,你為我們操了一輩子心,老二家房子小,擠的荒,城里現在的生活條件好,您就上我那養老吧!”
  起初,辛老爺子死活不同意,畢竟在這生活一輩子了,抓一把泥土都是香的!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他還是覺得老二這才是他的根!
  經不住勸說,辛老爺子來到這陌生的城里,他覺得處處別扭。就說去廁所這件事吧!屁股在馬桶上小心翼翼地撅著,勁兒大了怕兒媳聽到,勁兒小了拉不出來。后來就耍了個小心眼:少吃,或者憋著,等沒人了才放松放松。兒子家住六樓,就是偶爾出去,卻偏偏不坐電梯,兒子說:“爹,坐電梯省事兒。”他卻直搖頭:不坐,坐那玩藝“迷糊。”這幾天,辛老爺子都晚上出去,大兒子心里高興:爹終于可以把這當成如同農村那個家一樣自由自在了。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卻有人找上門來:誰啊?是小區的保潔,她見到辛老爺子的大兒子:“哎喲,哎!你可管管你家老爺子,可別讓他在小區的樹根下大便了,都好幾次了我也沒好意思說!”
  大兒子告訴老爺子后,辛老爺子不出屋了,臉臊的紅啊!整天如籠子里長時間的困鷹,一副耷頭呆腦……老大倆口子滿腹心事!有一天,辛老爺子實在憋不住了,說:要回農村,“回就回吧!將來想來再來。”大兒子無奈地搖著頭說。
  辛老爺子回來了,感覺農村處處新鮮,見到誰都一副過年臉兒。尤其更新鮮的是二兒子家還蓋了新房。高高大大的新房鶴立雞群,甚是挺拔。左右鄰居的老房子相形見絀,形甚猥瑣,如同呆雞幽幽地綣在兩旁;唯一和辛老爺子沒有笑容的面孔,也就恰恰掛在這兩家鄰居的臉上。老爺子明白了:在農村建房,都想自己的高出別人家的,以免別人家的再建高出自己的房子而壓自己一頭。可老爺子心里也有不悅,想:這房子蓋得也太高了,這樣招搖,招風喚雷不說,還硬生生如同扁擔挑著兩邊,“累。”他記得有句話說:“房子過高,累折主人腰。”也正如老爺子的想法,二兒子這半年來家里就沒消停過,小雞小狗連續夭折,養的那保家的大黃牛,說不行就不行了,(你可知道牛的命大啊)!這蝴蝶效應揭桿而起,二兒媳也因此病了多日。辛老爺子開始犯核計了:這老二咋就整這么高的房子呢?胡鬧啊!心里總是裝著這房子的“兇吉。”聯想這一出出一定和這高房子脫不了干系。他有事沒事的就繞著房子轉圈瞅啊!看的。腿開始沉重了,山羊胡再也沒有那么威風,霜打了似的有些蓬亂……
  辛老爺子病了,病的挺重,大家都來看望,老爺子躺在炕上總是瞇著眼睛似睡非睡的樣子。就像秋天的一片落葉被風欺負到杖子下面,哀愁,落寞,無助。
  辛老爺子病重的消息很快傳到遠方兒子那里,晝夜兼程,回到家來,趕緊和在縣醫院工作的老同學聯系,好一番折騰,啥毛病也沒有。老同學來家,嘮起了多年來的生活,嘮起了農村的風俗習慣,聯系起了老爺子的病情……
  老同學告辭。相送時,和辛老爺子大兒子小聲嘀咕些什么!天近中午,忽然就聽屯子道上有木梆子響亮,是一位算命先生。俗話說:有病亂投醫,二兒子連忙把算命先生請進屋,先生說:老人病不輕,得一千元錢。二兒子說:“只要看好病,錢,認拿。”先生讓人把老爺子“撮”起來,好一頓做“法。”又圍著房子“煞有介事”地轉了幾圈,嘴里不停地叨叨著只有他自己才聽得懂的話……辛老爺子的山羊胡“活”了起來,擰著的眉也舒展多了……
  老大看老爺子的病見好,起身返城。這時,手機里一條短信飛過來;“一千塊錢已打回你卡里,祝回家的路途平安,常聯系!”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欢乐斗地主靠什么赚钱 电玩捕鱼千炮版更新 五分快三人工计划大小单双 oppo真人捕鱼比赛 足球比分网 白沙娱乐场网投怎么注册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3.4 股票配资合法 11选五稳赚技巧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