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詩歌
首頁 > 原創 > 詩歌 > 正文
 

花開無言(組詩)

 
劉健鷹
以一朵花的模樣怒放
 
瞬間,也就是僅僅的瞬間
所有的語言,就這樣以一朵花的芳香
悄悄綻開了,你微笑的模樣
正一點一滴打動這平淡的時間
不經意的邂逅和遇見
哪怕一生,就這么一次就足夠了
足夠叫我的目光泛起波瀾
潮漲潮落間,一顆紅日正冉冉升起
 
真的不敢或者不忍驚動
你的腳步淡淡遠去而又復來,一縷清香
有著太多的期待和渴望
血液里的火焰,在熄滅多年之后
又倔強的燃燒為旗幟,獵獵紅塵
會有一首歌在這陽光下,漸次怒放
一些美好的消息,會在這
初冬的夜晚,升起大而圓的月亮
 
真的無法言說,曾經的冷漠和淡忘
忽略了久遠的無奈,今生的
似曾相識,詮釋著前世的呼與吸
你的一笑一顰一舉一動
應和著我興奮的心跳,風調雨順的日子
這無聲的樂音和歡歌,正由遠而近
即便靜寂如夜,我依然能夠聽懂
 
風吹故鄉
 
還是一個人,還是離城不遠的
那座不能稱之為山的小山丘
一如一縷居無定所的風,東張西望
 
我遠沒有風那么來去自由
也沒有哪一抔泥土,會叫我
站穩腳跟,云從頭頂輕松走過
無論飄向哪里,都會有幾滴往事
悄然落下,卻無從撿拾
一些消息時斷時續,有花無果
的記憶,都會開在這靜靜的時間 
都會在一支煙里睜開雙眼
在一杯酒中豎起耳朵
鄉音越發濃稠,自己也就是
自己影子里的一把鑰匙
探頭探腦,總離不開心的方向
 
風吹向故鄉,風會把我品味
而我日漸有些松動的牙齒,一顆顆
都會老成玉米的樣子,多像
我曾居住過的,煙熏火燎的屋子 
雖老態龍鐘,但吧嗒吧嗒嘴,就有
進進出出的孩子和大人哭或者笑
就有說不完道不盡的故事
在一張張黑白的老照片里
回放反射出虛幻的陳舊時光
 
風吹故鄉,風在我的血液里
寂靜無聲,凝成一道道土墻和屋頂
沒有了炊煙的黃昏,再美麗
也咀嚼不出家鄉的味道呢
 
遠方
 
遠方不遠,也僅僅是
心的距離,隔著 
一重重的,山和水
雖無法舉步,卻可以
盡情眺望,不會有哪縷風
再輕易掀起波瀾
再不小心,走漏一些消息了 
哪怕是絲毫,也會
叫他們,僵硬的翅膀
復活振動,在某個黃昏
產生飛翔的欲望
 
守候,角落里的冥想
都會有花開的聲音
割疼記憶,清淺的目光
有了一次的凝視
便可洞開整個夜晚
而后的道路,連綿起伏
靜止為陌生的歲月
日子連著日子 
遠方,每一次的想起
很好的陽光,照耀著的
都只是,沉默的傷痕
 
另一個自己
 
不諳世事的一次邂逅
紙糊的心窗,就被陽光
含蓄的捅破了,一個身影
慢慢的躍進來,不知不覺
就扎下了根,一生的心的花瓣
也就多了,雨露的匍匐
 
這么多年,里屋外屋
各忙各的,習慣了有事沒事
都要喊上一聲,敷衍的
只要是答應了,就好
這么多年,上班下班
各走各的,習慣了有話沒話
都要說上一句,早點回
只要是點頭了,就好
 
不咋牽著的手,一直
也沒有松開,不咋說過的愛
一直,也沒有沉默
路上的花開花落,叫彼此的
頭上多了些白發,叫你我的
臉上多了些黑斑,這日子
走著走著,過著過著
就把你,走成了我的 
黑白分明的,另一個自己
 
流逝
 
不經意間的凝視抬頭
忽然就,發現了自己
走過的路,短短
只是,從青絲到白發的
那么一點點的距離
 
黑的流水,捧出的
一叢叢白的浪花
耀眼分明,濤聲里的
奔波,如此棱角分明
閱讀一次,一年里的
果實,就成熟一次
 
偶爾的,晾曬咀嚼
都有幾枚珍貴的記憶
留在岸上,風吹過
一些聲響,會茁壯往事
以另一種姿態,生根發芽
 
雨后的早晨
 
昨夜的雨,一陣的撲棱棱
就落地生根了,一些鳥叫
提醒我,該早早起來
把一扇窗子打開
遠近的風景,都長了翅膀
 
想象一滴雨的落下
該是多么的愜意和舒心
我的雙眼,可以盡情撫摸
這明媚晶瑩的呼吸
卻不忍心,把一雙腳印
輕輕重重,踩在
寬窄道路上的,處子之身
 
太陽還未曾噴薄
我是那,熱情火焰中的
微不足道的一縷
我在認真盤算,這大好的
新鮮的早晨,是不是
該為誰的夢魘,點亮些什么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赌博押大小单双技巧 大学生炒股入门 天津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南方双彩网手机版下 全国股票配资合作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双胆技巧 AG夏日营地开奖官网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