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文學評論
首頁 > 原創 > 文學評論 > 正文
 

馳騁在蒙古貞大地上的三駕馬車

 
李彤杰
  近幾年來,在遼寧文學創作隊伍中,阜新蒙古族自治縣作家海東升、劉隱璋、齊林的小說作品逐漸引起了省內同仁的廣泛關注,他們不僅在全國一級純文學期刊上發表了大量的中、短篇小說,且引起了讀者的反響和共鳴,尤其是在當今網絡文學沖擊下,他們對純文學創作的堅守,更博得了同仁的贊譽和欽佩。三位作家創作的多是反映鄉村底層小人物生活和命運的小說,這就讓他們的作品形成了樸實無華和從容沉實的藝術風格來。如果說蒙漢雜居的地域文化成為三位作家小說創作資源的話,那么,對平民生存的憂患意識和人文關懷精神無疑形成了他們作品的內在力量和文學品格。下面,就其三位作家小說的個性化風格,談一下自己的藝術感受。
頭馬——海東升
  在遼寧60后實力派作家群中,海東升的名字早已被大家熟知。自2007年以來,他已在《民族文學》、《鴨綠江》、《山花》、《文學界》、《芳草》、《四川文學》、《南方文學》、《時代文學》、《青年作家》、《佛山文藝》、《翠苑》、《都市文學》、《當代小說》、《青春》、《雪蓮》等文學期刊發表了中、短篇小說五十余篇,是阜新市繼謝友鄞、白天光之后在全國純文學期刊發表小說數量最多的作家。海東升創作的小說既有反映鄉村官場人物生存狀態的題材,又有飽含鄉土氣息的農家生活系列作品。他的小說,都是從一個小事件為切入點,以散點式的透視反映現實生活的。他描寫的鄉村官場小說在鞭撻當下鄉村官場小人物的淺規則、假模假式和腐敗等丑陋現象的同時,對微妙復雜的人際關系也揭示得淋漓盡致,讓讀者禁不住對當今官場上的情色、良知、道德操守不得不進行深層次的拷問。他在行文表達上采用的多是抨擊、反諷,黑色幽默等創作手法,語言可謂戲謔怒罵,詼諧機智,讓人讀罷忍俊不禁。而他在描寫鄉村小人物系列生活時,仿佛一個工筆畫師,憑的是一筆筆勾畫,一點點描摹凸顯人物性格和命運的,尤其是在刻畫自己喜愛的人物時,其語言表達既恬淡雋秀又充盈甜美,其扎實的文字功力和精雕細刻的語言讓他將鄉村小人物的個性拿捏得老道精準,使讀者在愉悅的閱讀中平添出幾許溫馨和感動來 。
  應該說,海東升對當下小說創作方向的把持是冷靜的,鎮靜的,也是具有前瞻性的,他的文學內功已經修煉到了一定火候,并完全呈現出來了成熟作家應有的姿態,他的作品既有理性的思索又有對現實的感性觀照,這就讓他的小說結尾能夠輕松抵達所要表達的意境。
左馬——劉隱璋
  劉隱璋出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 自2012年以來,已在《安徽文學》、《天津文學》、《山花》、《芳草》、《朔風》、《參花》、《白塔湖文學》等文學期刊上先后發表了中、短篇小說十多篇。他的小說,多數以描寫鄉村小人物的故事和命運見長。這些小人物或是淳樸愚憨的普通村民,或是精明算計的小商小販,或是八面玲瓏的鄉村干部,或是講良知道義的個體老板。也許是多年農村生活積淀的緣故,讓劉隱璋在進入寫作時無論在觀察人物的言談舉止還是表現人情世故上,都能參悟和洞悉到內在的機關和本質,然后,運用田間地頭式的語言表達出來。作家在描寫人物時,只廖廖幾筆,就能把人物性格和身份表現出來;通過人物幾句對話,就能剖析出人物微妙的心里活動來。劉隱璋在描寫鄉村生活時,流蕩出來的是有氣味、有聲音、有溫度、有形狀的生活場景,營造出來的感覺充滿了鄉土氣息的質感,讓人讀起來有一種親和力和踏實感。作家在進入小說故事開始時,總是先從情節帶出人物,然后展現人物矛盾沖突,在描寫這兩部分時,不僅能讓讀者感受到人物內心的苦悶和掙扎,還能感覺到人物內心的隱忍和堅韌,而隨著小說情節的推進,展現的是人物面臨的困惑和苦難,最后,將人物命運和盤托出 。
  劉隱璋擅長描寫鄉村人物在情感世界里的孤獨和迷茫,在表面不動聲色的敘述中潛藏著一股洶涌的暗流。這就讓他的小說有一種蓄勢待發的爆發力和滄桑感。應該說,劉隱璋小說所關注的都是人們心靈深處的大悲大痛,大哀愁,盡管小說的結尾讓人憂傷和痛惜,卻有一種不屈的精神深藏其中。 
  劉隱璋的小說不浮躁,不花哨,更不跟風。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自己的獨立姿態,他筆下那些可親可愛的小人物會給驢過生日,能與牛羊對話和諧共處。這種對生命的敬畏之情,造就了作家超凡脫俗的境界,也造就了小說厚重的品格和溫情的力量,使他擁有了一批喜愛的讀者群。
右馬——齊林
  齊林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生活在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哈達戶梢鎮前查臺村,盡管創作環境艱苦,但憑著多年對文學的信仰和豐富的文化底蘊及對生活的感悟,已經在《文學界》、《山花》、《滿族文學》、《芳草》、《天池》等純文學期刊上發表了多篇短篇小說,齊林也由此獲得了“2012年度阜新市文學獎”殊榮。
  齊林創作的小說,以展現鄉鎮小人物生活和故事為主,這些小人物或是貪污腐敗,追求刺激的村委會干部;或是安于現狀,惟惟喏喏的鎮政府辦事員;或是機關算盡的小商小販、或是在男人身上得不到精神慰藉自甘墮落的良家婦女。在這些人物故事中,以反映女性悲苦命運的居多。齊林所描寫的女性故事,多數揭示了由最初的天真少女,歷盡婚姻坎坷之后變得自暴自棄的處世態度,反映了生活在重壓下的女性對男人和對生活絕望的心理。這就讓齊林在寫作小說時常常以女性的視角來審視生活,在情感表達上自然而然就形成了細膩婉約的女性風格,也讓他的小時充滿了濃濃的悲情主義色彩。
  齊林的小說,故事結實,內容豐盈,語言如行云流水般流暢,尤其在細節描寫上顯示出了極大的耐性和精致,其文字表達像吸飽了水分的種子在他的小說世界里發芽、開花、結果。
  也許多年生活在農村,常與各色人物打交道的緣故,讓作家齊林練就了一雙洞穿生活的慧眼,小說中反映的鄉村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和命運,總會擊中讀者身上最柔軟那一部分,讓人或慨嘆、或憂傷、或悲欣交集。通過閱讀齊林的小說,透過鄉村小人物的生存狀態,能極大地引發讀者對當下農村小人物生存狀態和命運的深刻思考。
  打開生活堅硬的外殼,將其內核揉碎,讓讀者品嘗到其中的酸甜苦辣,五味雜陳,這就是齊林小說的靈魂所在。
  眾所周知,地域文學一直是文學的重心,多年來,阜新蒙古族自治縣作家海東升、劉隱璋、齊林在文學創作上始終立足本土文化,不改初衷,以其豐盈充沛的激情和執著的信念抒發著對蒙古貞這片土地的熱愛。如果把三位作家的文學事業比喻為鄉村心靈手巧的女性話,那么,海東升絕對稱得上是位會做棉活的鄰家大娘,他在絮棉花時,是在一點點的,不急不躁的將一朵朵棉團疏密有致地粘連在一起,使做出來的棉衣穿在出行者的身上罩了濃濃的暖意;劉隱璋則像一位會做鞋的大嫂,那穿針引線的錐子能穿過厚厚的千層底,把一雙鞋納得結實,厚重,讓穿上這樣鞋的人走在路上留下深深的印痕;齊林則像一位繡花姑娘,憑著一根繡花針,就能繡出心中的錦繡山河。
  2017年,媒體上傳播得最響亮的一個詞叫做“工匠精神”。什么是工匠精神?本人認為,一個人,無論從事什么職業,都應具有一種探索進取的精神和精益求精的態度。毫不夸張地說,阜新蒙古族自治縣的海東升、劉隱璋和齊林這三位作家的創作狀態就具備這種工匠精神。而他們的創作勢頭就像奔跑在蒙古貞大地上的三駕馬車,滿載著明亮的文字,濃郁的鄉土氣息正朝著文壇更寬闊,更遼遠的地方縱橫馳騁。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一天稳赚 时时彩稳赚 重庆后四 pk10彩票是合法的吗 11选5下载手机软件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重庆时时彩开奖宝典 ag森林舞会押法平局 豪门娱乐注册登录平台官网 福利彩票双色球色杀号定胆汇总 赛车北京pk10稳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