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短篇小說
首頁 > 作品 > 短篇小說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3期《中國作家》
 

風箏

 
張魯鐳
  美美在給瘦老頭擦身,旁邊放一個冒熱氣的白色水盆。美美擦的很仔細,一塊濕毛巾從面部順勢往下移,在下巴腋窩之處還要拐個彎多轉一圈。瘦老頭實在太瘦了,渾身加起來沒幾斤肉,就這么干巴巴薄如一張紙片。倒讓美美操作起來蠻輕松,她一雙胖手上邊下邊前邊后邊在瘦老頭身上游,輕飄飄翻書似的就把瘦老頭整個給擦一遍。一面擦著美美開始想入非非,要是把瘦老頭腰上系根繩從窗口放出去,他會不會像風箏那樣在天上飄?在天空鳥瞰西洋景是一件美妙的事!不過自己手里那根繩可是關鍵,不然瘦老頭啪嘰一個狗啃泥……這么想著美美就笑了。
    瘦老頭已經枯朽,肩膀以下的零件基本成了擺設,但腦袋上的五官還能正常運轉。他嘴巴口吐蓮花,眼睛能辨別是非,耳朵也靈通,連美美在心里的笑聲都沒錯過。什么喜事?有人發紅包了?正想著把你做成風箏從窗口放出去!你在天上飄來飄去多自在!那可不錯,到時候我飛著周游世界去。干脆一會兒就給我拴上繩。美美轉身,瘦老頭不干,說后背癢再給多來幾下。美美拿毛巾就勢在他后背上劃拉,瘦老頭于是閉上眼睛咧著嘴——整個一他娘的悶騷!
    此刻對面床的胖老頭剛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睜著那只就把這一切瞧在眼里。他幾乎每天都能目睹這樣的場景,起先他用抵觸的姿態二目緊閉,后來總會不自覺睜開一只。美美去換水,現在輪到擦胖老頭了。
  胖老頭實在太胖了。幾百斤的肉幾乎化成液體四處滾動,美美力不從心,潔面后其他部位橫豎幾下草草完活,胖老頭后背也癢,不是騷情是真癢。美美曾努力想著不分薄厚一視同仁,可面對這么一堆龐然大肉她實在搞不定,胖老頭不生氣,美美熱情大方是松鶴養老中心的好員工。都怪自己這身肥肉礙事。胖老頭望向對床,這老家伙瘦的連狼看見都想哭。可美美見他就樂,不光因為體積小操作便捷,關鍵瘦老頭特能逗,嘚啵嘚啵露出一口焦黃的假牙!美美就笑了!還現出倆酒窩。
  美美是個憨憨的姑娘,長相敦實但挺喜慶,手上的肉比臉上還多,小胖手在瘦老頭身上一劃拉,就算通上電了。美美身上帶著一股閃亮的熱氣,她一進來荒涼的房間就有了暖色。美美到現在還沒對象,馬上奔三了,怪愁人的!有時候她挑人家,有時候人家挑她,反正相那么多親都沒結果。
  美美來了,瘦老頭眼睛亮了,粉面桃花氣色這么好找到心上人了?哪有,就涂點腮紅。誰娶了美美都好福氣!不是我那兩個小子已經成家,非讓你成我家兒媳婦……要是我再小幾歲你在老幾歲……胖老頭用鼻子哼一聲,熊樣,皮包骨頭快咽氣的主想法還不少。
  其實胖老頭挺羨慕瘦老頭,兩人雖都臥床。但瘦老頭明顯不一樣,他見縫插針講笑話拍馬屁,還央求美美給他加餐——就是在后背多劃拉幾下。瘦老頭比胖老頭先來幾日,和美美的感情也比胖老頭厚幾日。她也和瘦老頭開玩笑,老二夫妻不是總吵架嗎?什么時候離了我嫁給老二!彩禮錢你可不能摳門。美美說著自己先笑彎了腰,胖老頭也跟著呵呵,他多么希望和美美加深感情,彼此相處如瘦老頭一樣。
  胖瘦老頭同居一室,兩床間距不足半米,卻也相處的坑坑哇哇。還因為看電視打過架!瘦老頭愿意看足球,國際國內一并兼收,胖老頭喜歡好味道大擂臺。他當了一輩子廚子,當然愿意看和專業相關的節目。美美站在中間犯難,有些東西就是沒辦法平均,蛋糕能從中間來一刀,電視不行啊!怎么辦?想想也只能在時間上找齊!每人一小時一小時輪流看,遙控器握在美美手里。電視有體育頻道卻沒辦美食臺,這讓胖老頭很不開心,節目沒檔期他也不會瞎掉屬于自己那一小時,于是就看抗日神劇,音量很大,屋子里廝殺吶喊炮火連天。瘦老頭怒視著墻上的掛鐘罵,哪是日本鬼子,簡直一幫日本傻子,這智商還他娘的八年抗戰,八天就給打回姥姥家了。美美呼哧帶喘跑進來,時間剛好踩在點兒上。
  美美的工作加量不加價,鞋底磨薄了襯衫濕透了,整個樓道都回蕩著她的喘息和奔跑聲!美美就想到職工保護權益上面的章程,她決定去找主任,額外的工作需要額外的回報。主任講,一樓倆老頭下象棋,不知為啥翻了臉,其中一個飛起炮來把另一個頭上砸出個紫包,又去醫院又做CT。胖瘦老頭也就嘴上熱鬧,比起他們不知要省多少心。主任搓著兩只手,這樣,告訴倆兒子分別買平板來。
  兒子們到場后都很客氣,彼此還禮節性地握握手。比他們臉紅脖子粗的倔爹乖好多!胖瘦老頭堅決不同意,其一,平板屏幕小看著太憋屈。其二,兩個人用上平板,電視省著干什么?他們來這里可是交了一筆不小的費用。論起費用,胖瘦老頭站成一隊。如果是養老中心給解決平板他們倒沒意見,讓兒子破費堅決不行。美美氣,土埋半截的人還計較這些!錯,瘦老頭糾正,不是半截,是土埋五分之四截,就剩個腦袋瓜了。不過人活著總該有氣節,有存在感,不然留著最后這口氣干什么?
  瘦老頭家那個老二從澳大利亞公干回來,剛巧趕上這么一出。他說澳洲那邊養老制度及其完善,老人一切吃喝拉撒都由政府和義工處理,從來不麻煩兒女。這一點胖老頭兒子也認同,他目前居住的上海正在大勢興建養老機構。老人為社會服務了一輩子,臨了社會理應為他們負責。兩人又談到各自城市的房價,胖老頭兒子很自豪,說浩瀚的上海亭子間都比澳洲那邊洋房貴!他們還就當前的泡沫經濟展開一系列分析。后來竟說到高速收費口小姑娘們的微笑服務,那種笑甜美篤定就像烙在臉上,以后會不會落下面部肌肉壞死的毛病?
  美美看看表,太陽落山了,該吃晚飯了!兩個兒子很明事理,他們一起請主任吃了飯。又分別送禮物給美美。美美一手托著澳大利亞綿羊油一手托著上海大白兔奶糖,分量差不多。
  電視壞了,不出人只會嘩嘩啦啦飄雪花,后勤說是電路的毛病電工說是電視機老化,屋里一片消停。胖瘦老頭史無前例的和諧,一枚果子放在那兒兩人公雞斗架樣爭個沒完,有一天果子忽然爛掉臭掉,誰都得不到它,大家反而心平氣和了。
  松鶴養老中心分布的格局頗有趣,一層是胳膊腿和腦瓜都能正常運轉的,二層是腿腳好用但腦瓜缺根筋,三層屬于兩渾水半傻不彪的,最頂層就是胖瘦老頭這樣,也屬頂層的費用高,光護理費好幾千!養老中心環境優雅設施齊全服務到位,娛樂活動一波又一波,歌詠比賽、下棋比賽、智力競賽、成語接龍……還定期為老人洗澡理發檢查身體。據說有不少人在排隊等床位。抬出去一個進來一個,再抬出去一個再進來一個。
  所有的娛樂胖瘦老頭均忽略不計,檢查身體對他們也沒啥意義,他們的身體已經這幅德行。如果把生命比作一本書,他們的故事基本完結,沒幾篇可翻了。也不常理發,倆人頭發長得比鐵樹開花都慢!要是人的衰老也這么緩慢該多好。但倆老頭都熱衷于洗澡。上年紀的人皮膚干燥,一翻身就嘩嘩掉皮屑。瘦老頭洗澡容易,來一個男工和美美一起把他架到衛生間沖淋浴就好。
  胖老頭就沒那么輕松,而且非常艱難。瘦老頭出主意,說從衛生間接個長水管出來,在床上鋪好塑料布,對著胖老頭一頓沖,這餿主意不能采納。胖老頭洗澡一事拖了又拖,最后主任派來四名壯漢男工,他們齊心協力喊著號子把胖老頭從床上抬起來。可惜門的寬窄不夠,幾個人在美美指揮下不斷調整角度,胖老頭閉著眼睛被人挪來挪去,他很享受這個復雜過程,笑瞇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好個折騰。瘦老頭聽見衛生間里噼啪作響,那隆重程度不亞于宰豬。把胖老頭從衛生間弄出來也頗費周折,四名男工揮汗而去。胖老頭告訴一旁的美美,他下周還洗!
  沒有電視瘦胖老頭躺在床上很孤單很寂寞,雖然老了癱了不能動了,可他們大腦清醒心思活絡,他們還有快樂的權力!眼下美美就是倆人唯一的樂。美美一進門,瘦老頭插科打諢,胖老頭看風景景。當然胖老頭對洗澡也很期待,不過這要等中心統一調配。美美說樓下九十歲的爺爺和八十歲的奶奶戀愛了,倆人悄悄跑出去買烤地瓜吃。還在樓前的水池里撈魚,撈完放,放完撈,把好幾條錦鯉都給折騰死了。瘦老頭認為這事不能干涉,愛情就該到處流傳!胖老頭說錦鯉燉湯好喝,出鍋前需多加胡椒粉。
  美美說她又相親了,在銀行大堂見的,大堂里有空調有免費咖啡和沙發椅。兩人沒話找話說,對面窗口里點鈔機正啪啪啪清點鈔票,男的說我要有這么多錢就好了……期間美美又換了條熱毛巾。瘦老頭呲著牙滔滔不絕,要么不嫁,要么找個好樣的!
  遙想當年他在保衛科就調教出不少棒小伙,人都是他親自從各車間選的,他訓練他們出操跑步飛標槍撇手榴彈,整個一軍事化管理。廠里遇到任何危險都能第一時間沖上去。胖老頭問,你?干嗎的?本人,保衛科科長!你是保衛科科長?當然,有什么問題嗎?
  一次倉庫失火,他率領全體保衛科奔赴現場,他一桶水澆身上沖進火海,把那個嚇暈的倉庫保管員背出來。女工感激涕零,說就算做牛做馬也要報答他的救命之恩。他當場表示心意領了,可家里空間有限實在沒地方安置牛馬。廠里的表達比女工更實際,開表彰會戴大紅花還頒發獎金兩百元。星期天他請保衛科在湖邊自助餐,燒雞香腸啤酒擺滿地。大家正喝得熱鬧,咕咚一聲有孩子掉湖里了,還是他奮勇跳下去把人撈上來,一個在湖邊玩水的小姑娘,八九歲的模樣,他把孩子倒背在肩上足足跑了半個多小時,那孩子才從嘴里噴出一口水,他又被市里評上見義勇為獎。看看他總能撞上奮不顧身舍己為人的好事!當然這也是整個保衛科的榮耀,有幾個小伙子還為此找到心愛的姑娘,人家說,知道大名鼎鼎的保衛科,危難時刻救人救火,個個好樣的!
  本來是說美美,說著說著瘦老頭就往自己身上薅,像作英模報告!說到關鍵時刻竟忘記自己是個癱子都想一屁股座起來!胖老頭白他一眼,好漢不提當年勇,提那些舊賬干什么?胖老頭問,和銀行那人可有戲?能有什么戲?美美搖頭,約個會都在銀行蹭咖啡!將來的日子怎么過?瘦老頭問她擇偶標準,也沒什么高要求,人本分對我好,點燈作伴,閉燈說話,牽手出門,執手如夢,一輩子到永遠,像童話!這一刻美美眼仁兒晶瑩,似有液體滲出。瘦老頭打個噴嚏,美美遞過紙巾,不過我媽說哪怕是二手房也不能背貸款!我媽說背債的日子不好過!
  胖老頭覺得男人踏實顧家才重要。他那幾個徒弟后廚里勤勤懇懇炒菜,下班回家洗衣服看孩子拖地板。有時候有時候做了好菜還偷偷拿塑料袋往家順……一次他拿蘿卜皮做了道糖醋蘿卜花,那蘿卜皮被他打理的嬌艷欲滴清脆可口,大家都說一個扔的玩意被捯飭成這樣,簡直化腐朽為神奇!滿滿一盆糖醋蘿卜花被徒弟們私分掉……
  大米發霉長綠毛經理讓扔掉,他悄悄把大米洗凈泡在缸里發酵做成醪糟酒,又是一次廢物利用的成功,連經理都過來討酒喝,醪糟為酒店賺了不少錢,年底他當上勞模還破格漲一級工資。他們那兒誰不知道酒店后廚有個胖師傅好手藝!瘦老頭不屑,難道讓美美找個廚子?有什么不好,跟著廚子一輩子嘴不虧。 兩個老頭雞嘴鴨舌,他們哪是關心美美,分明在講各自的光榮史!
  美美再來話題依舊,不過這次給提升了格調,是關于愛情。瘦老頭說愛情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一旦遇見就不能錯過。必要時上手搶都沒關系。他那終身大事就是在公交車上搞定的,當時她站在他對面,粗粗的辮子上纏著對兒紅鈴鐺,紅鈴鐺晃晃悠悠響了一路,他那顆心也小鹿撞鐘蹦了一路!他跟著人家一直坐到終點雙龍臺,又尾隨著走到清泥灣,當時的清泥灣還沒開發,周邊空空落落少人煙。她在路邊僅有的那座小樓前停下。讓這么一個嬌弱女子獨自出入清泥灣豈不太危險,做人就該有擔當,他覺得自己有義務保護她,老天讓我遇見你,就是派我來保護你!當然這話后來被他寫在情書上。他的身影時常出沒在清泥灣,姑娘倒直接,我有男朋友了。這話怎么說的!可他偏偏一副拗脾氣,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不死心。
  他的攻勢不落俗套別出心裁,歌詞是用彩筆抄的,情詩是用毛筆寫的。還花費心思做了個大風箏,一只錦雞飄著長長的尾巴。那個時候清泥灣天空燦爛天宇深邃真適合放風箏,他一個人拉著風箏線在曠野里跑,當時的天氣真給力,他風箏放的也真爭氣,一次都沒栽到樹上。她躲在窗簾后面偷窺,好多天后才參與進來,他們一個牽一個引配合默契。當錦雞在天空中與彩云并行時,他笑了。她說那個人是家里給介紹的,見過幾次,對方殷勤厚道都有圍巾和皮手套相送。現在風箏打敗了圍巾皮手套,他建議把東西還回去。可是,可是已經帶過,那圍巾還在車上刮條口子,他慷慨地拿出錢包,算算得多少?后來呢?美美問,后來成了孩子他媽了。要記住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美美把頭扭向胖老頭,你呢?
  胖老頭望著天花板不說話,他腮幫子的肉流到枕頭上,美美拎起來給他耳根子擦一擦,你沒有好玩的故事嗎?大街上看好就去追去搶,和強盜有什么分別,都該判個搶劫罪。胖老頭手抓床單嗓子眼兒轟鳴像一頭憤怒的豬,美美問這是干什么?胖老頭喘了一會平靜下來,說他看見不正之風就有氣,自己還是看重日久生情,知根知底彼此熟悉,伸手去夾人家鍋里的菜缺德。
  他老婆是酒店服務員,人勤快話也不多,沒事就到后廚幫忙擇菜,兩人搭伴臉對臉擇,有天一捆韭菜整整擇了一下午,他師傅說這頓餃子怕是要等到猴年吃。后來還是師傅捅破窗戶紙讓倆人大大方方好起來。
  美美覺得倆老頭記憶力真好,自己晃晃悠悠三個飽一個倒哪天都沒落下,認真總結卻是混沌一片的漿糊,都比不上老頭。胖瘦老頭講述著彼此的戀愛史,偶爾還會間歇一會兒,或許說累了,或許是回想到當初某個溫柔的畫面。或許感嘆時間過得太快,怎么一下子就老到這般光景,他們那些個當初,即像昨天又像上輩子。美美打著哈欠給倆人倒杯水,這樣的故事對于美美太遙遠,甚至比唐宋元明清還遠,唐宋元明清可以裝進電視劇里,老頭們的絮叨更像一股孱弱的耳邊風!
  美美想人老了不再往前走而是往后退,蹣跚地追憶自己那些個從前,想把值得提一提所謂的露臉事都重溫一遍。你們對婚姻一直都忠誠嗎?后來有沒有去外面偷嘴?瘦老頭苦笑,還沒來得及偷她就走了。后來找的都不行,一個讓我兒子把她兒子也弄到澳大利亞,一個總惦記我兜里那倆錢。心里都藏著自己的小九九,根本不和你踏實過。我就去足療店,寧可把錢給小姐也不便宜她們。
  胖老頭說他和那個勤快女人整整過了一輩子,退休后倆人還開了家風味館,賺到錢就去旅游。他們像燕子那樣半年南方半年北方,直到老伴去世才來養老中心……
  次日他們繼續圍繞美美車轱轆話,美美只是話題的一個中心軸,一個引子一個楔子。轉來轉去最終會落到一個基本點上。今天的基本點是關于子女。瘦老頭兩個兒子均技術移民澳大利亞,當初老婆身體不好,哪有工夫去管他們,天生念書的材料,重點中學重點大學,那哥倆一路綠燈。從來也沒進過補習班!倒是給家里省下不少錢。胖老頭也不示弱,他一雙兒女都在東方明珠上海。他們在那里讀大學找工作,還都風風光光買上房子。
  說來說去就聊到隔輩人,那是他們的孫子孫女。孩子們還都是成長中的苗苗,彼此分不出個尺長寸短。不過這些苗苗將來一準能長成粗壯的好樹,倆老頭目光迷離仿佛看到祖墳上冉冉冒起的青煙。提起孫兒他們輕聲漫語,是那種深入骨髓的疼愛,不知道孩子們是否偶爾會想起住在養老中心的爺爺,他們的爺爺老的不能動了,連吃飯穿衣這樣的事都要麻煩別人。但他們會把孫兒安置到心尖上,每每想起心頭一熱!
  之前美美加了兒子們的微信,也分別視頻過幾回。但大多時間不湊巧,這里面有時差問題也有繁忙問題,父子輕易接不上火。他們都很孝順,不然當爹的怎么會來這樣規格的養老中心。孝心歸孝心,但對于時間,他們真沒辦法!這一點當爹的最清楚,如果兒子把時間花費到自己身上,那當下的衣食住行一系列問題勢必大打折扣!有些事情永遠無法完美,一根甘蔗哪會兩頭都甜。下午的陽光紅彤彤鋪到床上,倆老頭閉上眼睛睡了……
  美美是連人帶盆摔倒的,前幾天中心搞智力競賽,九十歲那老頭一口氣得了兩個大西瓜,他準備一個等兒子來拿,一個送隔壁奶奶,敲門時西瓜從手里滾出去摔個稀巴爛!美美剛好經過踩上去……傷筋動骨一百天,不過你們放心,所有醫療費用都由中心來承擔。主任邊說邊把身邊的阿強推上前,近期你們的日常由他來料理,阿強可是養老中心的骨干,相信你們也會喜歡他。瘦老頭問,智力競賽什么題?翻倍數學,九加十九,九加二十九,九加三十九……就這,我能得四個大西瓜。
  美美什么時候來?這個說不準,三個月五個月誰知道?胖老頭說,美美工作認真態度和藹。我倆,我倆還是喜歡美美。地下有臟東西,阿強進衛生間取了拖把擦,主任指著他,看看我們埋頭苦干一句廢話都沒有。瘦老頭說我怎么看他一錐子扎不出個屁來!您老猜得對,別說一錐子,一百錐子也扎不出來!打小就沒開過口。啞巴!您也猜對了胖大爺。阿強在認真擦抹犄角旮旯的灰,還不知道主任正根據他的特征展開智力競猜。
  阿強不說話但腦子活泛,他拿塊毛巾對著胖老頭思量,這么一灘子肉后背怎么對付呢?憑他的力氣肯定翻不過去!阿強轉轉眼珠找來一塊木板塞床上,然后運用杠桿原理一屁股騎上去,生把胖老頭給撬起來,哦,擦背問題解決了。因為哈腰幅度太大,阿強又進行了新一輪的技術改良,他將拖把頭換上毛巾,騎在木板上拖胖老頭。對面瘦老頭都看傻了。
  胖老頭示意阿強幫他撓撓背,這么久不翻身癢死了,不行、還是不行,胖老頭晃著大腦袋。阿強又找來馬蓮根刷子,這個好!舒服,太舒服了!瘦老頭示意阿強也幫他刷刷,哎呦,這個一般人真享受不了!阿強手腳麻利,又是拖把又是馬蓮根刷子,噌噌噌很快把倆老頭禿嚕一遍,然后抖抖毛巾閃了。
  屋子里出奇的安靜,空氣中飄散著一股酸腐的濁氣,那是一股通向鬼門關的味道,陰森可怖一派寒涼。這樣的房間和兒童房間截然不同,兒童房即便小家伙蒙頭大睡,里面也充斥著熱乎乎的朝氣。墻上的掛鐘滴滴答答往前跑,跑一圈少一圈。沒有美美的日子胖瘦老頭空空落落,恨不能一頭撞死,可撞死也需要力氣,他們無能為力。
  他們多么想念美美,都開始為美美擔心了,果真給摔瘸了跛了這丫頭找對象更困難了。瘦老頭認為都是胖給耽誤的,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話胖老頭不愛聽,胖姑娘有什么不好?有力氣能干活還能生兒子!果真摔壞了那抱西瓜老頭也脫不得干系。說來說去又覺得是替古人擔憂,年輕輕摔個跟頭哪兒至于!
    太陽一跳一跳從窗口鉆進來,把兩個晦暗的老頭鍍上明晃晃一層金,有兩只麻雀站在窗臺上嘰嘰咋咋聊個沒完,淘氣的風兒吹進來掀窗簾,瘦老頭示意阿強把床搖起來。
  外面好熱鬧,瘦老頭向對面床描述著外面的世界。窗外是個不大的廣場,廣場中央鑲著兩個花壇,花兒紅黃白藍開得林林總總紛紛揚揚。南面并排矗立著幾個小店,分別是發廊快餐店和中藥房。小店前面是一條斜馬路,上面畫著清晰的斑馬線,對面有眨著眼睛的紅綠燈。馬路上有來往的行人和機動車,廣場北面是一條人工湖,上面游著鴨子還有鵝,人工湖旁邊是一片小樹林……
  天,瘦老頭喊,從這里望下去,廣場就一朵璀璨的大花。你看那花壇是花心,斜馬路是花徑,小樹林是花葉,人工湖和那些小店是花瓣。一個女孩從發廊走出來,手里托著個風箏,風箏大得豎起來都有女孩高,女孩托著它在廣場上跑。這孩子有點笨,風箏不是這么放的!瘦老頭跟著急,你得一手拿線輪,一手提風箏,等有風來乘勢把它撇出去。女孩怎么弄都不行,瘦老頭嘮嘮叨叨,也難怪,這么大個風箏有個幫手才好!
  看看從發廊里又出來個小伙子,小伙子有經驗,他讓女孩拿線輪,自己托著風箏跑出去好幾十米,兩人配合不錯,風箏總算飛上天。原來是一只扇著翅膀的鷹,瘦老頭松口氣。胖老頭在對面鼓著腮幫瞪著眼珠呼嚕呼嚕喘,瘦老頭嚇得要按電鈴,怎么了?可別一口氣上不來掛掉。你才掛掉!呵,能罵人就沒事。瘦老頭盯著窗外說,有人進發廊了,小伙子趕緊跑回去,女孩也草草收了線,倆人應該是經營發廊的,現在來活了。
  瘦老頭介紹,廣場上還有個女人賣小孩玩具,橫七豎八地擺在一塊塑料布上,女人拿起一個小瓶子對著天空吹泡泡,有幾個小孩圍過來用手抓。旁邊還有個賣山楂糕的,那男人扛著個掃把模樣的桿子,桿子上插滿山楂糕。胖老頭說他也會做山楂糕,先把去了核的山楂在鹽水里泡二十分鐘,然后把山楂和冰糖放進鍋里煮,待山楂變軟將其攪碎,然后繼續攪拌熬制粘稠,最后倒入抹了油的器皿里,在冰箱里冷藏一天即可食用。你之前賣過山楂糕。賣什么?做著玩,給老婆孩子吃。
  湖邊有個白胡子老頭打太極,一招一式還挺帶勁。瘦老頭感慨,他應該不比我們小!自己曾經也練過幾天太極,如果堅持下來也不至于現在這模樣。胖老頭覺得命這東西自己做不了主,老天叫你怎樣就怎樣!你看看那個賣山楂糕的來生意沒?哎呦,他好像和賣玩具的女人打起來了……
  每天瘦老頭都讓阿強把床搖起來,然后看著窗外向胖老頭現場直播,那女孩和小伙子只要沒生意就跑出來放風箏,兩個人的關系也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最初小伙子很含蓄,一雙手只對著風箏使勁,漸漸那雙手就有了遞進式的變化,開始一只手探索樣的扶到女孩肩上,后來兩只手都搭上去,一副保護弱小的姿態,再后來那手就進到女孩臂彎里,現在已經手拉手啦。瘦老頭樂,小伙子有出息!
  胖老頭又鼓著腮幫子呼嚕呼嚕喘,老了老了竟添毛病,他一面喘一面蠕動自己那身肥肉,呼哧從身下擠出個屁,瘦老頭捏住鼻子。胖老頭笑了,暢通后他面帶愉悅,不知那個快餐店經營些什么?一個快餐店,無非包子餃子稀粥面條,瘦老頭用手扇著濁氣。店無論大小都要有自家特色,他之前開的風味館就有好幾道拿手菜。他曾計劃著開分店……
  那風箏一頭栽到樹上,瘦老頭怪倆人只顧聊天。小伙子回發廊取來竹竿往下挑,三挑兩挑也不行。他發現有人在推發廊門,就把竹竿交給女孩跑回去。女孩仰著脖子挑幾下在旁邊買了一根山楂糕,她邊吃邊拿竹竿敲樹干。賣山楂糕的要過竹竿幫她挑,一下一下的白費力氣,賣玩具的女人走過來說了句什么。女孩轉身跑進發廊。
  女孩取來一個掃帚接到竹竿上,有人圍觀,賣山楂糕的拿竹竿蹦著挑,掃帚掉下來差一點砸到他頭。那個練太極的白胡子老頭要過竹竿腳踩樹干噌噌往上竄,輕輕一掀風箏落地。鼓掌響起來,老頭拿著竹竿當場來個白鶴亮翅的造型,女孩撿起風箏同老頭自拍合影。這時候小伙子從發廊出來看見外面萬事大吉,就攬著女孩往回走,女孩嘴里說著什么。肯定是說,那白胡子老頭真厲害。
  胖老頭說,廣場上怎么跟演電影似的?那賣山楂糕的和賣玩具的和解了?和解了,看那女人正幫忙把山楂糕插成一束大火炬。快餐店客流量如何,吃飯的人多嗎?不多,但飯口總有人進去。胖老頭講,干餐館一是味道二是衛生。干凈舒服的環境很重要,他那個風味館全部的淺色座椅淺色杯盤,當時他們的招牌菜是牛蛙小炒,紅紅的辣椒油綠綠的青蒜苗,白嫩嫩的牛蛙腿,放在亮晶晶的盤子里,光看著就流口水。有個男人進門別的菜不要直接兩份牛蛙小炒,嘴都吃腫了。
  普普通通一扇窗,居然像從天而降的天神,帶著配樂身披霞光,哈利路亞——哈利路亞,還撞什么墻?倆老頭風景都看不夠呢!風箏大半天沒出現,瘦老頭急,女孩病了還是發廊里活太多?胖老頭問,那個白胡子老頭還練太極嗎?當然練,剛剛一個老太太趕鴨子似的把兩個小男孩領到湖邊,一個男孩拿石頭往湖里扔,另一個拿石頭往老頭身上扔。老頭怒斥轟趕,小孩子逃跑中摔倒大哭,老頭抱著孩子和老太太走進中藥房,白胡子老頭應該是那里的坐堂大夫。胖老頭說難怪他身體那么棒。
  傍晚落到湖里,水面上紅一半黑一半,幾只鴨子在紅與黑之間游蕩,馬路上行人和車輛你來我往,所有的行程都有他們的目的。有人偷鴿子,瘦老頭叫,帶鴨舌帽那個,你看他一邊裝模作樣喂,一邊迅速扭了脖子塞兜里。抓住他抓住他,可除了對床的胖老頭誰能聽見?胖老頭說這家伙準是回去熬鴿子湯了,鴿子湯補肝壯腎活血化瘀……不過要說口感還是牛尾湯,牛尾要在清水里泡半天,加上蔥姜在鍋里煮至奶白色,怎么也得煮兩個多小時,然后放入山藥和胡蘿卜小火煮,牛尾湯也曾是他們風味館里的招牌。瘦老頭講他那位做牛尾湯最拿手……剛結婚那陣幾乎天天喝,好像少了這口覺都睡不踏實。
  根據瘦老頭要求,阿強和另一個護理員端來兩份牛尾湯,瘦老頭說,都趕上我那口子的手藝了,你也趁熱喝!他催對床。護理員剛把碗端過去胖老頭便開始泄洪,哇啦哇啦各種污穢從嘴里噴薄而出,床上頓時一片汪洋。瘦老頭皺著眉頭罵,好好一頓牛尾湯全讓老東西給惡心了……
  看,女孩又出來放風箏了,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粉色連衣裙,裙擺上還掛著不少穗子,她拉著線繩在廣場上跑,裙擺就在風里飄呀飄!對面飄來一股臭氣,該死的胖老頭!真他媽煞風景!老東西這一陣嚷著吃豆,牙床硌破他就天天喝豆粉,噗噗的,讓瘦老頭挨了不少薰。
  瘦老頭說快餐店門前支起一口黑鍋,這是要在外面炒菜?快餐店肯定是炸油條,生意冷清增添新項目,胖老頭判斷。炸油條也講技巧……一說吃你就來勁,瘦老頭沒好氣!
  斑馬線那兒有人老老實實等著,有人則不要命似的往前沖,一個送外賣小子騎電動車差一點就和對面的出租來個頂頭碰,司機下車朝著背影追了幾步返回去……胖老頭說出租車竟掙黑心錢,他和老伴在海南被宰了一百多。
  該吃晚飯了,廣場上很安靜,那白胡子老頭挑著扁擔在湖里打了兩桶水,然后用瓢往花壇里潑,瘦老頭說這家伙能活到二百歲,胖老頭說他是怕花渴。這么說著胖瘦老頭就覺得嗓子緊緊的,便按電鈴要水喝……
  阿強來關窗子,下雨了,他指指天又指指外面。瘦老頭腦袋放在窗臺上誓死捍衛,連續下了幾天雨瘦老頭都不讓關。他病了,感冒發燒還咳嗽!醫生給打了針吃了藥,他仍舊堅持讓把床搖上去,胖老頭問,下雨天外面有啥看頭?瘦老頭不語。有人進快餐店嗎?胖老頭說,我那風味館,別說下雨,下刀子都擋不住人。瘦老頭始終不講話,連眼神都懶得拐彎。胖老頭開始后悔自己晚來幾日,不然外面的廣場現在屬于他……
  夜里胖老頭讓對面排山倒海的咳嗽驚醒,他一只手伸向電鈴,聽見瘦老頭斷斷續續說,風箏,那風箏掛樹上了。胖老頭胸口一團惡氣往上沖,呼嚕呼嚕……來勢兇猛……呼嚕呼嚕……他在黑暗中瞪大眼睛……
  天晴了,太陽出來了,瘦老頭被抬出去!胖老頭要求換到靠窗的位置上。窗外是一堵殘墻,灰暗且破敗,墻角那兒一老槐樹上掛著個破風箏,托著一條骯臟的尾巴。胖老頭還看見遠處有個梳大辮子的姑娘,一手托著風箏,一手托著圍巾,那圍巾下面有條口子,刀割一樣往外滴著血……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幸运农场500期走势 时时彩 杀三停一输五赢六 今天竞彩足球分析预测 北京pk10全天7吗计划 双色球黄金分割杀号法 通比牛牛官网 新潮娱乐时时彩 21点游戏下载安卓版 赢咖测速登陆 双色球投注调查